• <dd id="4ki6i"></dd>
  • <nav id="4ki6i"><nav id="4ki6i"></nav></nav>
  • 歡迎來到原中小學教育資源網!

    朱彝尊亡妻馮孺人行述的原文及全文翻譯

    古籍 時間:2019-08-25 我要投稿
    【www.dazhuamiu.cn - 古籍】

      朱彝尊

      原文

      孺人姓馮氏,諱福貞,字海媛,世居嘉興練浦之陽。考諱鎮鼎,歸安縣儒學教諭。教諭君為學官,弟子有名,交漸廣,徙碧漪坊,去先太傅文恪公第近止百步。教諭君年過四十無子,生孺人,特珍愛之。五齡,延塾師陳翁,授《毛詩》《孝經》。有費姥者,往來教諭君家。見孺人聰慧,為先妣唐孺人述之,唐孺人屬姥為妁。是夕,教諭君夢文恪公衣袞造其門,遂以孺人許彝尊為配。寒家自文恪公以宰輔歸里,墓田外無半畝之產。至本生考安度先生,家計愈窘,歲饑,恒乏食,行媒既通,力不能納幣①。彝尊年十七,為贅婿于馮氏之宅。遭亂,兩家各去其居,安度先生播遷塘橋之北。

      彝尊既昏,孺人贊予往侍養。教諭君以田二十畝持券付孺人,孺人語予曰:“割父之田以奉翁,非力養矣。”辭不受,挈其女至塘橋,鬻所有金條脫②,治饔膳。隘不能容,遂賃梅里道南茅亭之居,迎先生至里。

      予年二十,即以詩古文辭見知于江左之耆儒遺老。時四方知名士往來于禾③者,輒造梅里,孺人治酒肴必豐,雖夜分區畫立辦。賓客過者,談宴極歡,或淹留旬日方去。花鈿無多,盡付質庫,晝夜紡績以贖。客至,復質,如是以為常。歲癸卯,予客永嘉。其冬,安度先生病革,家無斗儲,孺人邀予姊妹同視湯藥。予歸未旬日,而安度先生棄世。孺人哀毀,治喪事靡不中禮。

      既而予游大同,轉客太原,入于京師,復留濟南。孺人力持門戶,延經師于家誨昆田,必具酒肉,操作愈勤。夜率二女治機絞不輟,坐昆田于紡車之旁,執卷于燈背,令就火光課晝所讀書,必成誦乃已。凡昆田交游至,或有燕朋雜于坐,孺人必嚴誡勿與交。

      孺人歸予將五十年,蓋終身憂患,未嘗一日自安。平居慈愛,雖漁娃灶妾,食必推與之。以是孺人之歿,聞者無不嘆息。嗚呼!悲夫!謹摭其遺行,以告立言之君子。(節選自《曝書亭集》)

      [注]①納幣:古代婚禮六禮之一,男方向女方送聘禮。②條脫:古代臂飾。③禾:嘉禾,嘉興的古稱。

      譯文

      亡妻姓馮,名福貞,字海媛,世代居住在嘉興練浦的北面。他的先父名鎮鼎,擔任歸安縣儒學教諭。教諭君擔任學官,學生很有名望,他的交際也漸漸廣泛,搬遷到碧漪坊居住,這里距離我的先祖太傅文恪公的宅第只有百步之近。教諭君年過四十沒有孩子,生下我的妻子,特別珍惜喜愛她。五歲的時候,請來塾師陳翁,教授她《毛詩》《孝經》。有一位姓費的老婆婆,到教諭君家來。見我的妻子很聰明,就向我的先母唐孺人敘述這件事,唐孺人就囑托老婆婆去做媒人。這天夜里,教諭君夢見文恪公穿著官服到門上來拜訪,于是就將妻子許配給我。我家自從文恪公憑宰輔的身份回歸故里,除了墓田外沒有半畝田產。到我的生父安度先生時,家計更加困窘,遇上荒年,常常缺少食物,媒人說媒之后,沒有能力送去聘禮。我這年十七歲,到馮家做了入贅的女婿。遭遇亂世,兩家都離開了自己的居所,我父親就搬到了塘橋北。

      我結婚之后,妻子佐助我去侍奉供養我的父親。教諭君拿二十畝土地的田契交給我妻子。妻子對我說:“分割我父親的土地來奉養公公,我們就不是竭盡全力在奉養。就推辭沒有接受,帶上她的女兒到塘橋,賣掉她的金手鐲,為我父親備辦飯食。房屋太狹小了,容不下多人居住,就到梅里道南茅亭租下房子,將我父親接到梅里。

      我二十歲時,就憑著詩辭古文被江東的德高望重的宿儒知曉。當時四面八方有名的往來于嘉禾的的讀書人,經常到梅里看望我,我妻子一定備辦豐盛的酒菜,即使半夜也立即籌劃辦理。前來拜望的賓客,談笑宴飲非常高興,有的停留十天才離開。首飾已經所剩無幾,都抵押給了當鋪,妻子晝夜不停地紡織來贖回它們。客人來了,就再去抵押,像這樣都習以為常了。癸卯年,我客居永嘉。這年冬天,我父親病重,家里沒有一斗米的儲蓄,我妻子就請我姊妹一同來端湯喂藥。我回家不到十天,父親就離世了。我妻子因悲傷過度而容顏消損,辦理喪事沒有不符合禮節的。

      不久我到大同游歷,轉而客居太原,到達京城,又滯留在濟南。妻子竭力持家,請老師到家中教導昆田,一定為老師備辦好酒好肉,操持勞作更加勤勉。夜里帶領兩個女孩不停地紡織,讓昆田坐在紡車旁,拿著書卷在燈后面,讓他就著燈光學習白天讀過的書,一定要能夠背誦出來才停下來。凡是昆田結交的朋友來到家里,如有不講規矩的朋友夾雜其中,我妻子一定嚴厲告誡他不要和這人交往。

      我妻子嫁給我將近五十年,一生處于憂患之中,不曾有一日過上安穩日子。平時為人慈愛,即使是打漁的孩子燒飯的婢女,也一定把自己的飯食讓給他們吃。所以我妻子去世時,聽到的人沒有不嘆息。唉,真叫人悲傷啊!這里拾取一些她遺留的事跡,來告訴給著書立傳的君子。

    熱門文章
    韩国彩票